四月 April
    

今天难得有很灿烂的阳光,蓝天白云,灿烂的阳光,舒服清凉的温度。 Wednesday, April 18, 2007 20:08


两句话,有没有终点谁能知道,在这尘世的无间道,就算是痛我也会笑,我自己幸福自己去找

逸仙时空之两个签名档 Thursday, April 12, 2007 22:35


前世是谁埋的你?

今天逸仙时空的十大之一,很老的文了,同样还有一很古老的话语: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的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发信站: 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Sat Apr 7 10:13:05 2007), 转信有一则佛教故事。 从前有个书生,和未婚妻约好在某年某月某日结婚。到那一天,未婚妻却嫁给了别人。 书生受此打击, 一病不起。 这时,路过一游方僧人,从怀里摸出一面镜子叫书生看。书生看到茫茫大海,一名遇害的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海滩上。路过一人, 看一眼,摇摇头, 走了。又路过一人, 将衣服脱下,给女尸盖上, 走了。 再路过一人,过去, 挖个坑, 小心翼翼把尸体掩埋了。 僧人解释道, 那具海滩上的女尸,就是你未婚妻的前世。你是第二个路过的人,曾给过他一件衣服。她今生和你相 恋,只为还你一个情。 但是她最终要报答一生一世的人, 是最后那个把她掩埋的人,那人就是他现在的丈夫。书生大悟。 前世,究竟是谁埋的你? 金岳霖找到了林徽音。他用一生的孤独来回报林这位前世埋了他的人。徐志摩找到了谁?”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的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这是他在追求陆小曼时说的话。 他轻轻的从林徽音的身边走了,正如他轻轻的来,他轻轻的挥手,没有带走林身边的一朵云彩。 为了满足陆奢靡的生活,他频繁的往来于南北授课,在碧蓝的天空中,他把他34岁的生命回报给了前世埋他的陆小曼。 人们从奈何桥上匆匆走过。 孟婆说:”行路的人,喝碗孟婆汤解解渴。”口渴的人心急的喝了。于是,那个前世埋他们的人,在他们头脑中渐渐模糊了。他们开始惊惶的四处张望,妄图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今生的爱人。 月光下的大海,泛着粼粼的波。朋友说,无期,和你的爱人去看看月光下的大海吧,在大海的最深处,也许就藏着你前生的记忆呢。 我在屏幕前轻轻的笑了。 三生石上的旧精魂,真的不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么?与前世埋过我的爱人,携手在银色的沙滩,那该是今生最完美的一种幸福了吧。 我从奈何桥上走过。孟婆说:”行路的人,喝碗孟婆汤解解渴。”不,不不,我不喝,我宁愿在忘川河边忍受水淹火炙的磨折,我也一定要记得,前世,是谁埋的我。 前天吃晚饭的时候,我把这个佛教故事讲给先生听。沉默良久,他说,前世是我埋的你,是不? 我的眼泪,突然就不争气的流下来了。 Saturday, April 7, 2007 19:41


传说中的周末这么快来了?

突然发现现在又已经是周末了,居然对这一星期没有任何记忆,似乎感觉是这周还没有开始一般 没办法了,愚钝!呜呜 Saturday, April 7, 2007 00:48


降温两天中,这鬼天气,温度不低但感觉超级冷,忍着不穿毛衣,冻死了

Friday, April 6, 2007 21:21


Dawn of a New Century

Secret Garden Imagine. Our planet floating silently in space. Around it, a white dove flies, forever circling. Every one hundred years, the dove’s wing gently touches the face of the earth. The time it would take for the feathered wing to wear this planet down to nothing is eternity. Within eternity time passes. Within time, there is change. Soon the wing of the white dove will touch our world again. The dawn of a new century. Time for a new beginning. Now is eternity At the break of dawn of a century A thousand years of joy and tears We leave behind Love is our destiny Celebrate the dawn of a century Let voices ring, rejoice and sing Now is the time Love is eternity Dawn of a century Now is our destiny Dawn of a century Dawn of a century Friday, April 6, 2007 14:34


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Thursday, April 5, 2007 21:00


外面下雨了,快九点半了,外面又哗哗的下起雨来了…… 坐在实验室里,看着电脑,听着歌在网上毫无目的的乱看。什么都不想做,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Tuesday, April 3, 2007 21:20


Blogspot不能访问又有差不多有一周时间了,今天觉得郁闷在地址栏打地址,居然又出现了久违的地址栏图标了,又一次恢复了,正像它断掉一样,一样的莫名其妙。

Monday, April 2, 2007 2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