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十年之一九九九
    

一九九九年,上高中了,离开家更远了,可也大了,不会像刚上初中时一样死活不去上学而赖在家中而转学了。

进了新的环境之中,继续住校,宿舍412,也是记住的高中里唯一一个宿舍号,后面换的几个都记不清楚是多少了。本只有四个双层床位的房间靠窗加了一个床位,而自己正是住在这个位子的上铺,看起来很危险的一个位置:外侧整个一个大窗户,探身出去了的话就可以和几层楼下的大地亲密接触了,不过也正是在这个位置上,可以在下雪天轮换考场时候坐在被窝里拿本书作复习状的往外看雪……也正是在那儿,经历了一段已经淡忘了的痛苦时刻……

进高中在首次排座位,分在最后一排,也是所有从小学到离开高中这么多年里仅有的一段时间坐在最后的位置上,在那里熟悉了高中里的第一批同学,但是也是联系最少的同学,因为第二年的分班,就大都没有了联系,只记得一个个名字,甚至样貌都早已模糊了。之后由于看板书的问题,没过多久就调离了原来的位置。

努力的回忆着这一年,可是脑中却不曾存留更多,哪怕是点点滴滴……


晚上八点,外面风挺大挺凉,一直都能听到呼呼的风声,小厨房地上的一个塑料袋被风吹着一直沙沙的响,虽然只有两三步远可也懒得去挪一下。

很累,关了电脑没有洗澡就钻进了被窝。用手机边放歌边按下了这些文字。

按完这些字的现在响起的歌是星语心愿,也是当年喜欢的歌,喜欢的旋律……

Posted on 2008-11-19 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