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听到外面的雨声
    

又挺久没有记下些东西了,生活依然是浑浑噩噩,没有起色。

又这么快到了年底了,一年来很多设想着去做的事情最终是没有付诸行动,残留下来很多的叹息与无奈。结果是一年来整个心情都是焦虑和灰暗的。

离开学校也整整一年半的时间了。感觉是漫长而又短暂,漫长的是时时刻刻都充斥着焦虑与迷惑,短暂的是时时刻刻又都恍然于时光的流逝。

Posted on 2008-12-27 17:04